媒体报道

暑假,记者深入农村走访并了解到,农村留守学生占全市留守学生总数近九成 农村留守儿童在孤独中守望幸福

2015-08-13 yangai 5
暑假,记者深入农村走访并了解到,农村留守学生占全市留守学生总数近九成
农村留守儿童在孤独中守望幸福

阳江市扬爱志愿者协会

  愿景

  农村留守儿童父母多挣钱供孩子读书

  为了让孩子享受到更好的物质生活,不少父母选择背井离乡,把孩子丢在老家,他们也深感无奈。相对于其他留守孩子,9岁的欣欣是幸福的。因为欣欣的父母经过长达一年的思考后,决定明年辞职返乡。

  “欣欣两岁时,我和老婆觉得深圳的机遇多,所以就将孩子丢在老家,夫妻俩到深圳打工。”欣欣的父亲曾经考虑过想把欣欣接去深圳读书,但夫妻俩工作忙碌,无法照顾孩子。随着欣欣爷爷奶奶日渐年迈和欣欣的不断长大,欣欣的父亲担心的问题就越来越多,便萌生了返乡的念头。

  虽返乡后收入会减少,但欣欣父亲认为相比孩子的教育,这些并不算什么。“钱够用就行,孩子长大就那么十几年的时光,我们当父母的不能再错过了。”欣欣的父亲说着,眼睛有些湿润。

  记者了解到,有些在外打工的夫妻连过年都不能回家,

  春节只能给家里打个电话。“我们这样做,只是希望能多挣些钱让孩子好好读书。”一位家长对记者说。

  监护人员无论是隔代抚养,还是亲属寄养,只能做到关心留守儿童的人身安全和吃穿,很少能与留守儿童进行思想和情感上的交流。

  在玲玲和峰峰很小的时候,有事外出的外婆会将他们反锁在家中看电视。“不反锁,我担心他们走丢;一反锁,我又担心他们用水用电的安全。现在,我只要求孩子不学坏就行了。我又不识字,其他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他们交流。”玲玲和峰峰的外婆无奈地说。

  在下乡采访中,记者遇到了留守儿童小庭的姑姑。“平时都是我在照顾他,他从来都没出过屋门,很内向。”小庭的姑姑说,“有时我说他两句,他就一言不发,好像我欺负了他一样,所以我现在都不敢说他什么。”

  数据

  近七成留守学生的监护人是祖辈

  近日,记者深入到我市农村,走访农村留守儿童及其监护人,了解他们的盼望与心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13年,我市相关部门曾对我市中小学留守学生进行调研。数据汇总结果表明,我市中小学幼儿园共有653所,45万多学生(幼儿),其中,留守学生(幼儿)有48738人,占学生(幼儿)总数的10%左右,其中农村留守学生占留守学生总数的86%。留守学生中,委托隔代家长、亲戚或朋友监护的,占总数的87.5%。

  问卷调查结果显示,70.8%留守学生的父母是打工一族,67.5%留守学生的监护人是祖父母或外祖父母,47.6%留守学生的监护人是文盲。“留守学生的父母多是为了生计出外务工,监护人隔代家长很多缺少文化,监护质量不高。”曾参与调查的一名教育人士说。

  在调查中,留守学生的父母有一半以上是不能经常联系孩子或不能经常回家看看孩子,大多数留守孩子都渴望跟父母交流、跟同学交朋友。令调查人员堪忧的是,有71.8%留守学生学习成绩在合格线或者以下,有72.8%留守学生缺少成人辅导学习。

  由于我市各地政府及教育、团委、妇联、关工委等部门加大了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工作,我市中小学留守儿童的教育工作有好转趋势,留守儿童的生活有了保障,身心得到一定保护。但通过座谈会,调查人员发现,与一般儿童相比,

  农村留守学生存在生活上缺少照顾、行为上缺少监管、学习上缺少辅导、心理上缺少疏导等问题。

  留守学生在我市中小学(幼儿园)学生中所占比例虽然只有10%,但是,我市的很多未成年人安全事故、违法犯罪事件有不少发生在这些留守学生身上,发生在有留守学生参与的青少年小团伙当中。该教育人士表示,这些都说明了留守儿童的教育和监管值得全社会来关注。

  农村留守儿童希望父母常在身边

  欣欣(女,9岁):

  盼望父母多些放假回家

  在江城区白沙街道一栋年代较旧的房屋内,记者见到了今年9岁的欣欣。她穿着碎花裙,虽然性格十分内向,但脸上掩饰不了喜悦。“这个暑假她过得很开心,因为她爸爸放假回家带她四处玩,还给她买了很多礼物。”因为眼疾,欣欣60多岁的奶奶眼睛不断落泪,看着孙女开心的样子,老人家满心欢喜。

  采访刚开始时,欣欣显得很拘谨。她的奶奶对记者说,“这孩子一向比较怕生。”奶奶说,在欣欣两岁时,欣欣的父母就外出打工,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家,住几天后再次外出打工。虽然欣欣的父母会经常打电话回家,而接听父母的电话是欣欣最高兴的事。

  “欣欣跟父母聊的话题每次都差不多,但我觉得欣欣每次都感觉没聊够。”令欣欣的姑姑最心酸的一件事是,在得知欣欣的父亲暑假将会回家,欣欣每天都在数着手指头算父亲归家的日期。每天和姑姑谈心时,欣欣总是会透露出希望父母能多放假回家的想法。

  平时都是爷爷辅导她的功课,但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视线也越来越模糊,辅导欣欣的功课变得愈发艰难,只能求助于住在不远处的欣欣的姑姑。除了教育欣欣不要随便接受陌生人的东西,担心欣欣人身安全的爷爷奶奶基本上把欣欣“禁锢”在附近的一条巷子内。

  虽欣欣成绩优异,但欣欣的姑姑却发现了欣欣一些毛病:因为家人宠溺,性格有些固执;写字姿势不端正;对于生理知识缺乏了解。

  峰峰(男,10岁):

  14岁姐姐是我的家长

  峰峰和姐姐玲玲家住阳东区合山镇一旧土砖房内。记者刚到他家门口,14岁的玲玲朝屋里喊道:“外公,有客人来了。”接着,她邀请我们进屋坐,并将家里唯一像样的家具——一台外界捐赠的美的电风扇来招待记者一行人。这些成熟的举动,再看着数十年老屋的残破,大家觉得玲玲懂事得让人心疼。

  峰峰不太爱说话,就紧紧跟随着姐姐身后。“以前爸爸妈妈在广西打工时,一到暑假,就会接我和弟弟去那边团聚。”玲玲告诉记者,她和弟弟从小都是外公外婆带大。除了自己和弟弟,外公外婆还要照顾3个孙儿。以前,临近开学,玲玲的父母不得不把姐弟俩送回老家,跟外公一起生活。姐弟俩都不愿意回来,爸爸妈妈要劝说多次才能成行。

  玲玲说,自从母亲患病去世后,父亲就回到了阳江,但依旧没有改变他们的留守状态。“爸爸在阳江市区打工,没法经常回来看望我和外婆。”玲玲说,有时候晚上睡觉前想起爸爸妈妈,心里就会有点难受。

  “外公外婆身体不好,外公有时候因生病,好几天连走路都很困难。”玲玲还说,遇到青春生理期时很害怕,不知道怎么办,只好问学校里的同学,幸好一些有过经历的同学教她怎么处理。

  “我要教弟弟写作业、送他上学,还常常担心他去玩水,我就是弟弟的家长。”除了自己要独立,玲玲还要帮父亲照顾弟弟,因为自己深知留守的艰难,她对弟弟也格外关心。有时父亲给她钱时,她除了给弟弟买些零食,剩余的都存起来,准备买个心仪已久的床头柜。“我不敢跟爸爸说,因为爸爸在外面打工挣钱,为的是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玲玲说。

  心声

  呼吁

  政府学校家庭社会关爱农村留守儿童

  作为一名热心人士,许和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2009年,他和扬爱志愿者服务队的几名队员启动了关爱农村留守儿童项目。为了能惠及到我市更多需要照顾的农村留守儿童,志愿者将阳江分为7个片区,由固定的志愿者分管负责。6年多帮扶了多少个农村留守儿童,许和自己也说不清。

  “我们接触的农村问题留守儿童,有厌学的、有攀比的、早恋的。监护人甚至一些老师,跟孩子的沟通交流比较少,这些农村留守儿童对世界以及自身的认识还存在很多盲区。”许和认为,农村留守儿童的生活、学业、心理以及安全,或多或少都存在一定的问题。更令许和担心的是,在父母的影响下,有些农村留守儿童会产生一种想法——像父辈当初一样,进城务工是唯一出路。这样,就仿佛经历了一个轮回,留守的经历,又将在他们的子女身上复制。因此,父母应该留出更多时间与孩子交流,陪伴他们成长。

  虽然社会各界加大了对农村留守孩子的关注,但许和仍认为关爱力量还是不足。“有些人来帮扶农村留守儿童,就是给他们送点东西,拍拍照,不到几小时就走了,孩子的心里会更加落寞,有些孩子甚至

  会出现一种对物质的盲目向往。”许和无奈地说,志愿者因为也有各自的工作和事情要忙,真正参与到关爱行动中来的主力队员只有十几人,加之农村留守儿童分布比较零散,资金有限,该队的长期帮扶活动开展得有些吃力。

  许和认为,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缺位,是无奈之举。关爱农村留守儿童这一项任务任重而道远,政府、学校、家庭、社会对留守儿童的生存和生长都肩负着不可替代的责任。比如,政府可加大投入,吸引农村留守儿童的父母在当地就业;完善流动人口子女入学政策,方便外地子女读书;充实留守儿童数量多的农村学校师资力量。

  志愿者冯少光认为,除上述举措外,还应该建立留守儿童身边的帮扶体系。例如,街道和村委会可动员教师、村民以及妇联工作人员来帮扶这些孩子,除了从生理和心理上给予帮扶,还可以拓宽留守儿童向身边人求助的渠道。“可以找一些女老师多传授一些生理知识以及应急救护知识,这对留守女童显得尤为重要。”冯少光说。

  (本文留守儿童的名字均为化名)

  左上图:农村留守儿童在村里的小巷追逐奔跑。 

  撰文/杨  芳   李景仪   摄影/谭文强


来源阳江日报:https://yjdaily.yjrb.com.cn/#/news_paper/2015-08-13/B/02/172622



本站文章有可能部份内容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展示学习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E-mail:936182480@qq.com

首页
注册志愿者
志愿培训课堂
联系我们